Anna Wintour的Vogue雜誌處女作與Chanel 2020秋冬發表秀之間有什麼有趣的關聯呢?讓我們看下去。

 

雖然時尚設計界的大明星老佛爺Karl Lagerfeld不在了,但是每季的Chanel大秀依然是時巴黎時裝周最重要的焦點之一,設計師Virginie Viard把品牌DNA演繹的十分貼切完美,除了經典的tweed斜紋軟呢外套外,這季更加入一些80年代的特色元素,例如燈籠澎袖與寬褲配上顯眼的金色拜占庭風格的飾品,再加上性感的黑色透明絲襪都十足展現 Chanel法式都會的優雅氣息。

 

Foto: Chanel 2020 fall RTW

 

欣賞2020年秋冬大秀時無意間對這件黑底又很顯眼的十字架上衣有點好奇,原來這件t-shirt的靈感來源是1988年Chanel秋冬高訂Christian Lacroix夾克。當時設計師Christian Lacroix表示靈感來自於南法古羅馬時代的歷史故事。十字架上有很美麗的珠寶點綴。

 

Foto: Vouge USA / Chanel 1988 fall  haute couture collection 

 

至於這件Chanel夾克又跟Anna Wintour又有什麼關係呢?

 

原來Anna從1988年開始擔任美國Vouge時尚總監的第一本處女作就是負責策劃1988年11月號的封面。

 

Foto: Vouge USA November 1988

Anna大膽將昂貴的Chanel高訂秀款要價一萬美元的Christian Lacroix套裝拆開與美國街頭潮流牛仔褲Guess混搭,由Carlyne Cerf de Dudzeele擔任造型師,已故超級知名時尚攝影大師Peter Lindbergh操刀,拍攝以色列模特兒Michaela Bercu。

有別於以往時尚雜誌強調模特兒臉部特寫手法,Peter Lindbergh將鏡頭拉遠拍到Michaela的上半身露出牛仔褲與一點小蠻腰,這正是80年代時下美國年輕人最in的穿衣方式,Michaela自然幾乎半瞇的表情十分有趣與親和力十足。但當時沒有人相信這張照片會被選為雜誌封面,甚至連印刷廠都再三打電話來確認是不是搞錯了。

Anna Wintour的第一本Vogue處女作不僅將頂級時尚與街頭潮流混搭成功製造話題,遙不可及的高級訂製服似乎沒有那麼有距離,也改變了以往雜誌封面制式的拍攝方式,1988年也算是時尚雜誌革命性的一年吧!

所以女孩們我們都需要向Anna學習大膽玩穿搭的遊戲的精神,搞不好櫃子裡的衣服或是媽媽的衣櫃裡的衣服都要來翻一下,經過混搭之後會搞不好會有很不一樣的火花喔!

 

Follow us在這裡都可以找到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