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夏天我們在米蘭公證了,當我打理好全身造型與髮妝,再別上小頭紗做最後點綴時,卻有保守派說這個頭紗真要別嗎?他們尷尬的微笑,無形的壓力讓我喘不過氣,來自異國的我深怕造型不得體,隨後在米蘭皇宮見到在時尚圈工作的朋友,事情又是180度大轉變。

米蘭大教堂

到達米蘭皇宮見到同事,他興奮地衝上來抱著我說『親愛的!你的造型實在是太棒了,你太會搭了這頭飾很加分喔!』。

這時批評我的人瞬間露出微笑,之前的尷尬也迅速溶解,這段很像是在演『慾望城市』的感覺呢!深深覺得這幾年一直在米蘭努力琢磨的整體造型搭配的實力真的沒有白費,其實這次造型是以20年代歐洲女性造型為啟發,我非常熱愛那段時期的女性造型。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女性正式脫離馬甲與蓬裙,取而代之的是舒適方便的九分長洋裝,那年代大都習慣配戴帽子或髮飾做搭配。特別選了代表台灣喜氣傳統的紅色剪裁特殊的復古洋裝,我想呈現出主角的氣勢感外,更想要表現出新時代台灣女性獨立自主有想法的特質。其實公證不像是教堂婚禮般規定一定要穿白紗,穿顏色形式都沒有限制,但是如果只辦一次婚禮的人大部分還是會在公證時選擇白紗。

一直記得Miuccia Prada說過的這段話「你的穿著就是你如何向世界展示自己,尤在今日,當人們的交流短暫快速,時尚就是立即的語言。」

人生任何一個的重要場合都必須認真且全力以赴。

回到1920年代的歐洲

 

短短不到十五分鐘公證儀式就結束了,一切看起來十分優雅完美,但這準備過程卻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如同跑馬燈般一一湧現在眼前,除了服裝造型外,大部分的事情都須跟另一半做很長時間的溝通安排,先前的準備過程卻須跑遍羅馬與飛回台灣才能完成,一時情緒上來竟然還掉下了眼淚,直到離開公證廳被朋友撒米祝福的瞬間才清醒過來。

 

公證廳好復古,尤其是後面古羅馬時代的編織牆面配上水晶燈,這氣勢未免太強大了!

 

回憶起半年以上的事前準備過程卻是複雜繁瑣,必須先飛回台灣到戶政事務所辦出生證明,然後請地方公證人辦理單身宣誓書後,還需拿去外交部蓋騎縫章,在台灣的手續才算是完成,感謝台灣公家機關辦事效率佳服務親切,這些文件在兩三週內就可以解決,飛回義大利後一切又是漫長的等待。台灣拿回來的資料必須送到羅馬台灣駐義辦事處申請義大利文版本,收到後只有半年內的效期,如果沒在這段時間內登記,等於在台灣努力辦的單身宣誓書無效。

由於近年難民議題很棘手,米蘭教堂旁的市政廳對於義大利人與外籍配偶結婚的審查都會雞蛋裡挑骨頭,擔心是假結婚來詐騙善良的義大利老百姓的財產,聽到這些理由時都讓我捧腹大笑。好不容易連這關都過了,他們會把新人的名字公布在市政廳的公佈欄與網路上三個月,如果這段期間有任何人對於這對新人的婚姻有異議,公證的申請是有可能被取消的,聽說這是持續很多年的傳統主要是擔心從其他城市來的另一半已經有家庭而犯了重婚罪。

公證後請朋友到米蘭郊外的小鎮用餐,沒有長輩只有三五好友出席的簡單派對真是很輕鬆自在,多籌備一些小細節都是讓自己的公證更難忘,米蘭這場只是暖身2019年夏天還有一場馬拉松式的南義教堂婚禮硬戰要準備。

 

 

Follow us在這裡都可以找到我們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