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歐美時尚的朋友在九月份ㄧ定會聯想到春夏時裝周,維持一個月的Big 4四大時裝周橫跨越紐約、倫敦、米蘭、巴黎,對於時尚工做者來說無疑是一段體力與時間賽跑的考驗,一場光鮮亮麗的秀集結無數人的心血,這時城市生氣蓬勃充滿了無限商機,它所帶來的附加價值也十分可觀。

 

 

 

時裝週從哪時開始的?

時裝發表會最早可追溯到1860年左右,在巴黎發展的英國籍設計師Charles Frederick Worth率先採用真人模特兒來展示他的設計,他當時的創舉震撼巴黎高訂業界,故Worth被稱為「高級訂製之父」。之後模特兒在舞台上類似走秀並配上音樂的畫面在20世紀初的巴黎十分普遍。

1940年代美國的設計師、雜誌編輯以及買手十分依賴巴黎所提供的時尚資訊作為設計發想以及雜誌編寫的資料來源,但因二次世界大戰而一度中斷。1943年美國時尚公關Eleanor Lambert女士提出了「媒體周」的概念,也是現今紐約時裝周的前身,目的是希望美國本土設計師有更多被媒體報導的機會,Eleanor Lambert女士被稱為「紐約時裝周之母」,隨後Ruth Finley女士出了一本「時裝日曆」裡面包含媒體週那段時間全方位的時尚活動與秀場資訊。

戰後1945年巴黎正式開始由官方舉辦高級訂製周,除了沿襲美國媒體周的想法外,並且規定每個品牌必須發表至少35件禮服。但隨著社會風氣改變一般女性穿衣風格也趨於簡約化,精緻費工的高及訂製服與一般中產階級的女性的生活有極大的差距,1958年義大利抓住了時代變遷的契機,開始舉辦米蘭時裝週發表高品質並且實用實穿的成衣系列,這也奠定了米蘭成為世界時尚之都的重要里程碑,倫敦時裝週則是從1984年開始舉辦,但部分英國品牌選擇在巴黎辦秀,導致倫敦時裝週似乎重要度相對較低。

2017年開始男女時裝週有逐漸合併的趨勢,似乎代表男女之間性別界線逐漸消失,像是Burberry、Gucci、Bottega Veneta等,都不約而同選擇在女裝週統一發表男女裝系列。

Fendi 2020春夏大秀/ photo: Alessandro Lucioni  

 

 

2019年米蘭春夏女裝週行程表

 

秀場安排的藝術

前幾年開始仔細研究各大時裝週的行程表,開始好奇每場秀的時間安排,重要的秀為何不在同一天舉辦,甚至是為何Dolce&Gabanna的秀在時裝週主辦單位義大利時裝商會(CNMI)的行程表上找不到等問題。某天與從事媒體公關業將近30幾年的義大利同事聊過後終於得到了解答,七天的時裝周扣掉頭尾兩天後,其中第二天到第六天之中,一定會平均分配Armani、Gucci、Fendi、Prada、Versace、Max Mara等大秀,如果這些品牌的發表會都集中在一起舉辦的話,國際媒體可能會馬上消失不去採訪知名度較低的新銳品牌。今年九月則是以Prada作為開場,Gucci男女裝大秀為米蘭時裝周劃下完美的句點。至於Dolce&Gabanna在官方行程表上找不到的原因是他們退出義大利時裝商會的會員,入會的好處是可以得到整合的媒體宣傳資源,但每年需付出巨額的會費。Dolce&Gabanna品牌知名度夠高而且擁有強大公關團隊與廣告資源,只靠自家力量就請得到時尚界的重要人物!

如果說秀場是看未來流行趨勢的話,場外則是看熱鬧與時下流行趨勢。

2019米蘭春夏時裝周街拍,Fendi與Emporio Armani秀場外 

米蘭時裝周的經濟效應

2016年Burburry開始提倡「下秀即買」的風氣,除了是正面迎戰Zara、H&M等快時尚品牌外,目的就是要多多刺激走在潮流人士做衝動性消費,當然這些消費不只是在精品零售業上,對於餐廳、住宿都帶來很大的收入。根據英國雜誌Fashion united 的「米蘭市政府從米蘭時裝週獲得什麼?」*的數據中,以2017年秋冬時裝週為例,光是人潮就高達3萬人次,平均每人消費約為1902歐元,零售業總收入約為2600萬歐元,住宿消費總額為900萬歐元,餐廳消費高達2200萬歐元,一週整體收入高達6400萬歐元。
 

深深覺得義大利經濟一半以上是靠時尚業給撐起的,其中餐飲消費與精品消費相差不遠,可看出大部分的人來米蘭看秀的同時去餐廳消費時花錢不手軟,雖然時裝週的經濟效益非常可觀,但數位化時代來臨預估時裝周只會越來越精簡。

Follow us

在這裡都可以找到我們喔~

參考資料來源

*fashion united UK:  Money-Makers: What Milan earns from Milan Fashion Week